注册 登录
澳洲新闻网 返回首页

反腐的个人空间 http://bbs.huaglad.com/?3457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欧洲·从波黑到科索沃的硝烟(四)

已有 72 次阅读 2016-12-14 22:21 |系统分类:军事| 科索沃, 欧洲

     布兰卡·罗克尼奇(克罗地亚族人)和他的儿子内纳德证实:

    1991年10月5日下午13点至14点之间,乌斯塔沙包围了卡尔洛瓦茨一索耶瓦茨郊区农民马尔科·克罗尼奇的家,用机枪和手雷向其房屋开火。然后冲进房屋找到乌尔科·罗克尼奇。克罗地亚士兵:罗克尼奇的邻居热利科·戈场当着其妻子的面用手枪将马尔科及其妹妹丹尼察打死,然后又向其15岁的女儿背后开了一枪。布兰卡·罗克尼奇因对她的惩罚,因为她嫁给了塞族人。儿子内纳德因躲藏在阁楼里迎面于难。

       约什科·尤里奇·武科瓦尔,克罗地亚国民卫队成员被俘后供认:在克罗地亚,一切都应是克罗地亚的,而不应有塞尔维亚人的任何位置。为了证明他终于克罗地亚,尤里奇把自己已经怀孕塞族妻子杀死,用刀子将其肚子开膛,从肚里挖出7个月的婴儿,将婴儿杀死,然后将妻子和婴儿用钉子钉在米特民察村的梨树上。

       1991年8月23日凌晨,克罗地亚军队开着3辆军车和一辆急救车闯入塞族村庄基尼亚奇卡、特尔尼亚尼。谢韦罗瓦茨和斯塔罗塞洛,并向村庄开枪射击。为了逃命,吓得惊慌失措的村民向急救车跑去,但迎接他们的却是自动枪的一阵扫射。基尼亚奇卡村至少有15名老人、妇女和儿童被打死。这次屠杀是在邻村的克罗地亚族人带领下进行的。这次屠杀的见证人是在巴尼亚卢卡医院治伤的斯特·拉利奇、佩罗·迪社利察等人。

       1991年9月25日,被包围的纳斯拉夫人民军文科夫齐军营为了把伤员和死者运走,同当地克罗地亚区主席通过电话进行谈判达成协议,允许人民军运走伤员和死者。当天下午17点10分,当人民军运送伤员的车队刚开出军营150米远时,被约有200多人的克罗地亚国民卫队部队拦住。国民卫队士兵借口检查伤员,将伤员的绷带撕下并粗暴地对他们进行迫害。车队负责人西米奇出面制止,但遭到殴打和匕首威胁。他们把留比希奇少校托下车,并把他带走。西米奇要求把留比希奇少校放回来并要求车队返回军营。但遭到拒绝,并命令车队继续前进。否则将他们全部消灭。20分钟之后,车队车队继续前进,但在离文科夫齐15公里处又被拦住。之后,车队继续前进途中,满载国民卫队士兵的卡车一直尾随。在约距文科夫齐25公里处,一辆黑色“奔驰”牌敞篷轿车追了上来,从顶篷中伸出两支搭成“V”字形的步枪,在步枪中间伸出一只沾满鲜血的手,手中托着一个戴着军盔的血淋淋的人头。

       在解放博罗沃纳塞列郊区的热茨村的战斗中,该村的民兵乔尔杰·武基切维奇被在他身旁爆炸的炮弹震晕,倒在地上,被克罗地亚士兵活捉。克罗地亚士兵先是用刀子给他“动手术“,接着用电焊机一点一点地烧他的身体,最后整个身体全被烧焦。然后又开枪把他打死并分尸。

  1991年9月9日,克罗地亚国民卫队成员在斯拉沃尼区东部的拉斯洛沃村活捉了3名塞族民兵:杜尚·马尔科维奇米尔科·拉旺迪奇和斯尔汇·兹韦科特维奇。按照国际人权法规定,被俘人员应受到保护。但过了几天,塞尔维亚国民卫队长被告知3人已经死亡。经交涉后移交了尸体。从尸体情况看,他们都是被野蛮屠杀的:他们的眼睛被挖掉,鼻子被砸碎,耳朵被割下,脸皮被剥掉。整个身体和生殖器都布满香烟头烧焦的痕迹,其中一青年的手还被砍掉。

  米拉丁·米尔科维奇,克罗地亚国民卫队成员,1991年10月10日被俘后供认:

  米尔科维奇同一伙克罗地亚国民卫队士兵在武科瓦尔街上遇到两个到商店买东西的纳斯拉夫人民军士兵。国民卫队成员伊维察·兹尔尼奇和伊维察·阿萨诺维奇经询问之后,上前对他们又打又骂,辱骂他们是切特尼克。兹尔尼奇用枪托用力打两个士兵的头,把他们打晕,然后命令米尔科维奇用刀子把其中一个士兵的两颗金牙打掉。米尔科维奇费了很大力气才把一个士兵杀死并割下他的一只手和一只脚,并把另一只手上的手指割下。

  梅库谢军营的23名纳斯拉夫人民军战士在米莱佩武拉查上尉的带领下乘两辆军车到距卡尔洛瓦茨5公里的军营去执行任务。车队行至卡尔洛瓦茨市中心附近的科兰河上桥时,被埋伏在那里的克罗地亚内务部成员包围。士兵们被命令放下武器,把手放在头上面朝下趴在地上。一个克罗地亚军人用刀子在佩武拉查上尉背上猛刺两刀,上尉倒在地上。为了防止逃跑,克罗地亚军人先开枪把所有被俘人员的腿打伤,然后用刀子割下他们的耳朵,挖眼睛,用刀子割破他们的脸,割断他们的喉咙,并把他们身上的肉一块块地割下来。最残忍的是对人民军战士尼古拉·巴比奇施的暴行。他的每部分身体都被割断,眼睛被挖掉,脸皮被剥下,耳朵被割下,头被砍下。在这次暴行中共有12名人民军青年战士被屠杀。在克罗地亚军队开枪时,有3名战士乘机跳入河内逃跑,其他人下落不明。

  据战俘委员会1992年1月提出的报告,至1月初,在11个塞尔维亚战俘营中关押的8160名克族人,仍关押着3100人,其中多数为平民。在波黑,至1992年6月初,在27个塞尔维亚战俘营中仍关押着约10万名穆斯林和波黑的克族人。另有10万名被关押在塞尔维亚和黑山境内的8个战俘营中。这些战俘营多数是集中营性质。在这些集中营,杀害、拷打、折磨、肉刑、服苦役等以非人道方式对待俘虏的残酷做法司空见惯。在拷问中经常使用电刑、整夜罚站等刑法。许多人被折磨和拷打得双目失明、耳聋、骨折、头骨破裂、肋骨折断。许多囚犯因长期受折磨致死,或遭到杀害。有些人被折磨得半死,被释放后死在半路。1991年11月17日,武科瓦尔陷落后,塞尔维亚杂牌军士兵对记者们吹嘘说,他们杀死了300名俘虏。

  据有关部门调查,由于长期遭受精神上和肉体上的折磨、拷打和挨饿,从塞尔维亚集中营释放出来的战俘有1/3的人因身体虚弱死亡。

 据国际大赦组织提出地报告指出,在塞尔维亚的拘留营中以十分残暴的方式对待战俘、伤病员、平民和老人。战俘的一切权利被剥夺。他们在低温下衣着单薄,在巨大的拘留室中既没有门,也没有下水道,他们被迫在室内大小便。许多人经不起严寒而死去。囚犯们3个月才允许洗一次澡。许多年长者为疾病所折磨。囚犯们随身带着的药品全被没收,但又不发给他们其他药品。在塞族的监狱中,囚犯们经常遭受毒打,被抓来的克罗地亚农民被强迫吞食盐块和大量喝水。据《每日新闻报》记者古特曼在采访了巴尼亚卢卡附近的几个监狱后写的报道,战俘们得不到水、食品和药品。许多战俘被杀。

  为期两年的克罗地亚战争使2万克罗地亚人丧生,3万人受伤,约7000人失踪,560个村庄被毁,21万幢房屋被烧,5万户农舍被夷为平地。在波黑战争中,仅在最初3个月就有7万克族人和穆斯林在种族清洗和大屠杀中丧生。据国际大赦组织1992年3月提出的报告,1991年10月17日塞尔维亚杂牌军在武科瓦尔附近的洛瓦斯村杀害了51名克族平民,并勒令另外17个手拉手进入雷区。许多人被开枪打死或被绑在身上的手雷炸死。

  1991年10月中旬,南斯拉夫军队对克族村庄斯喀布尔尼亚进行长时间狂轰滥炸之后,塞尔维亚杂牌军接着进入村庄进行烧杀抢掠和强奸。当场有48名克族人被打死。1991年12月中旬,在约舍维察村,20名5岁至65岁的克族平民被杀死,在沃钦村和胡姆村,有60多名克族人被杀害,其中多数是妇女和老人。一座中世纪天主教堂被炸毁。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

海外中文网站 禁书    澳洲新闻 Powered by 澳洲新闻网 © 2010-2012